赌场六肖公式规律|扬红公式规律网址
te
覽潮網> 財經>數說經濟> 進擊的中國藥企

進擊的中國藥企

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。中國醫藥企業已然沖破白手起家、外企林立的“至暗時刻”,開始向下一個紀元前進。

新一輪帶量采購對藥企來說,或許是2018年最后一個另類“黑天鵝”事件。盡管,該政策給整個醫藥行業投下了一段很長的“陰影”,但當藥企走出“陰影”回首往事時,醫藥市場格局或已煥發另一番秩序。

2018年12月6日,“4+7”城市藥品帶量采購結果出爐。中選品種的降價幅度遠超預期,其中恩替卡韋降幅高達90%,恒瑞厄貝沙坦也降價60%。受此影響,恒瑞醫藥、華東醫藥、現代制藥、泰格醫藥等上市藥企股價大跌,整個醫藥板塊市值直接蒸發約1300億元。

二級市場如此巨大的波動,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藥品買賣雙方對“囚徒困境”的擔憂。帶量采購用“以價換量”的杠桿,撬動藥企與藥品采買方,建立起新的價格體系和市場版圖。可在這其中,不論“保量”還是“保價”,藥企都必須經歷利潤下滑的危機。

“避免競爭是藥企走出困境的方式之一,再往前推演,留給藥企的就只有創新了。”一位醫藥研究人士向億歐大健康分析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帶量采購在壓低虛高藥價的同時,也為藥企指明了一條主路。

從無到有,從仿到創——對中國醫藥行業來說,這條道路已經歷七十年風雨。

醫藥風云七十年

建國初期,國內醫藥行業尚處于保障供應階段,缺醫少藥的問題使得整個產業一片空白,機構設置方面也沒有獨立的門類和產業管理部門。在人員配置方面,算上衛生部在藥政處下設的藥政科、藥品供應科和中醫藥科三個科,共20余人管理藥品。

作為國民經濟的一部分,醫藥行業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被打上計劃經濟的烙印。為制定年度藥品生產計劃,中央定期召開全國性集體會議,計劃涉及的藥品種類和需求量,再將藥品生產任務分配給地方藥品生產企業。

當時,這些藥企只有生產權,經營權則由國家壟斷,實行統一購買和銷售。在醫藥流通配送上,國家醫藥公司、省醫藥公司、縣市級醫藥公司三級醫藥公司負責全國藥品供應。這一模式很大程度地緩解了建國初期至80年代藥品資源短缺的問題,統一購銷優先填補了對藥品有最迫切需求的地區缺口,實現有限資源的合理利用。

但世殊時異,計劃經濟體制逐漸落后于日益增長的醫藥需要,市場主體也隨之活躍起來。日后成為首家市值突破3000億元的A股藥企恒瑞醫藥,其前身連云港制藥廠也于1970年闖入中國醫藥江湖。

1978年,改革開放的號角吹響。同年6月7日,國家醫藥管理總局正式成立,中國醫藥行業開始進入規范化發展時期。從80年代開始,《藥品生產管理規范》、《藥品生產管理規范指南》、《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》等系列文件的發布,一步步助推中國藥企涌現。

開放有序的中國醫藥市場,也在此時吸引了大批國外藥企的進軍,包括天津大冢、中美上海施貴寶、無錫華瑞、西安楊森、中美史克在內的合資醫藥公司成為這一時期的特殊“玩家”。

1990年到2008年,可以稱之為跨國藥企赴華的“淘金期”。1992年鄧小平“南巡”、2001年中國加入WTO、2014年中國劃定三大自貿區,這新一輪對外開放再次加快拜耳、默沙東、阿斯利康、羅氏制藥等跨國藥企,在華設立實體運營公司的步伐。到2008年,跨國藥企在華投資的醫藥制造企業數量已達1444家。

然而“高歌”未能唱到最后。2010年,跨國藥企在華投資的醫藥制造企業數量出現下降,至2011年已銳減為905家。部分原因在于,2009年中國“新醫改”逐漸取消對跨國藥企的超國民優惠待遇。

此外,彼時中國藥企的迅速崛起也是原因之一。通過仿制藥,中國藥企與跨國藥企就中國醫藥市場展開爭奪。市場研究公司IMS的調研顯示,2010年跨國藥企在中國醫藥市場所占份額為27.7%,剩余72.3%的市場則由8000余家中國本土藥企瓜分。

為應對市場競爭,跨國藥企將經營模式轉向研發為主、生產為輔;與之相對應,國內扎堆的仿制藥生產企業中也醞釀著一場新變革。

2018年9月,國家醫保局主導的藥品試點聯合采購在上海召開座談會,與以往省級集中招標采購最大的不同,此次帶量采購由國家層面主導,建立在仿制藥一致性評價已經取得階段性進展的基礎上。

2018年11月,“4+7”城市藥品帶量采購像一枚催雨彈,旋即使國內醫藥市場形成“山雨欲來風滿樓”之勢:仿制藥和原研藥之間,仿制藥與仿制藥之間,仿制藥與未通過一致性評價的品種之間,兩兩廝殺,在份額、價格和預期中展開博弈。

至此,故事也回到了開篇。中標結果公布之后,帶量采購進入實施階段,中國醫藥七十年風云,也即將迎來下半場。

醫藥產業的版圖戰爭

從上下游來看,醫藥產業可分為研發、工業、流通、零售四個環節。足量的市場蛋糕,讓迄今為止沒有一家醫藥企業能在全產業鏈中一騎絕塵。但反觀而言,每個賽道都各有壁壘,七十年的時間長度,也讓這些領域跑出各自的“明星”企業。

研發:“仿一代”的涅槃

作為醫藥產業最上游的一環,研發能力成為醫藥企業越來越倚重的方向之一。去年底,普華永道篩選出“全球創新1000強公司”,統計了2018財年(2017.7.1~2018.6.30)的企業研發支出。在大健康領域,中國共有8家藥企在列,累計研發投入14.25億美元。

整體而言,入選“全球創新1000強公司”的8家中國醫藥企業大多成立于世紀之交。此時,外資藥企原研藥可享受單獨定價的超國民優惠待遇,這即促使了大批跨國藥企赴華“淘金”,也刺激了國內“仿一代”初具雛形。

但“仿一代”中也有較早布局原研藥的企業。高居8家中國醫藥企業2018財年研發投入首位的恒瑞醫藥,在2000年IPO后便投入近兩億元分別設立連云港和上海兩處研發中心。過去8年來,恒瑞醫藥的研發費用占當年營收的比重一直保持在8%以上,近3年更是連續超過10%。

同樣,復星醫藥也值得關注。2018年1至9月,復星醫藥研發費用共計11.14億元,較去年同期增長59.13%;2018年第三季度研發費用為4.05億元,同比增長69.65%。在此推動下,復星醫藥生物藥平臺復宏漢霖的研發成果也在不斷推進,2019年2月復宏漢霖旗下利妥昔單抗注射液率先獲批上市,實現國產生物類似藥“零的突破”。

工業:百強趨穩定,三甲各所長

去年8月,中國醫藥工業信息中心在2018年(第35屆)全國醫藥工業信息年會上發布年度中國醫藥工業百強榜,揚子江藥業、廣藥集團、修正藥業位列前三。值得注意的是,榜單前三強已保持4年未變。

醫藥工業是一個高投入、長周期的行業。近年來,大型制藥企業加速并購重組,醫藥工業百強格局漸趨穩定,資源向頭部集聚現象明顯。中國醫藥工業信息中心數據顯示,2017年百強企業集中度由2016年的22.98%上升至25.17%。

根據艾邁迪科的藥品市場分析研究,2018年中國藥品數量最為集中的區域為華東區,占比25.41%,而揚子江藥業位居所在華東區首位,旗下擁有166款不同規格的醫療藥品,占據所在區域0.40%。產品結構方面,以化學藥見長的揚子江藥業,2018年拳頭產品分別為碘海醇注射液、鹽酸左氧氟沙星氯化鈉注射液和鹽酸左氧氟沙星注射液。

而廣藥集團,無疑是南派中藥的集大成者。這從公司旗下上市公司白云山所發布的數據可見一斑。以中成藥起家的白云山,如今已形成大南藥、大健康、大商業、大醫療四大業務板塊。其中,大南藥板塊共有包括中一藥業、陳李濟藥廠、奇星藥業在內的25家醫藥制造企業與機構。地域分布上,華南是白云山的重鎮,主營業務占比達68.72%,隨后為華東、西南、華北、東北,以及對外出口。

修正藥業在中成藥、化學制藥、生物制藥都有布局。2018年,修正藥業共有140種、163款注冊藥品,占據所在東北區域藥品總數的0.60%,位居第二;藥品種類高出國內醫藥企業平均水平438%,高出東北區平均水平311%,高出吉林省平均水平239%。

流通:政策風口下迎來整合

醫藥流通環節與回款周期有關。由于藥品銷售與付款存在時間差,醫藥流通企業便應運而生。

2018年6月,商務部發布《2017年藥品流通行業運行統計分析報告》。從規模看,國藥控股穩占國內藥品分銷龍頭,其后分別是華潤醫藥、上海醫藥和九州通。這四家具有輻射全國藥品市場分銷能力的超大型醫藥流通企業,對全國藥品市場規模的貢獻度接近40%。

地方性醫藥流通公司雖然絕對數量很多,但包括上廣州醫藥、華東醫藥、南京醫藥、重慶醫藥等30余家分銷企業在內,對全國藥品流通市場的集中度貢獻僅為20%左右。截至2017年末,全國共有藥品批發企業13146家,可以料想剩余40%的流通市場多么碎片化。

不過,這一現狀正在發生新的變化。商務部預判,隨著“兩票制”的推行,未來幾年內藥品流通市場競爭將更加激烈,兩極分化日益明顯:全國性藥品流通企業跨區域并購將進一步加快,區域性藥品流通企業也將加速擴張發展,規模小、渠道單一的藥品流通企業將難以為繼,行業集中度有望提高。

零售:多買“店”,緩稱“王”

受制于網售處方藥等條件,醫藥電商業務尚未迎來真正爆發的節點。因此,線下門店仍舊是各個醫藥零售企業“秀肌肉”的主陣地。

截取2018年第三季度的財務數據,一心堂、大參林、老百姓三家醫藥零售上市公司的門店分布各有所重。其中,一心堂在西北、華北、華中、華東、華南、西南等全國范圍內都有設立線下門店,西南地區門店數量共計4424家,是當之無愧的“西南一霸”;大參林則深耕華南市場,該地區內共有門店3080家,并有向華東、華中擴張的趨勢;老百姓除西南地區未曾布局外,在華中、華東、華北等地區都設立相應根據地。

這只是醫藥零售市場格局的一瞥。據不完全統計,全國范圍內共有44萬家零售藥店。在醫藥分家、處方外流等政策推動下,2017年以來上市公司“買買買”的節奏不斷加快,益豐藥房、一心堂、老百姓、大參林四大醫藥零售企業至少共發起61起收購,涉及2000多家門店。

不過,購買門店進入當地醫藥零售市場只是第一步。藥店的經營還涉及藥事服務、品類管理、資源調度等方面。大規模的并購后,等待中國醫藥零售市場的將是又一輪新的整合與消化。這期間仍然會有地方巨頭的涌現,但全國性醫藥零售的戰爭還在拉鋸。

塵埃落定前的醫藥新變量

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。中國醫藥企業已然沖破白手起家、外企林立的“至暗時刻”,開始向下一個紀元前進。

尤其令人注意的是我國原研藥物的進展。2018年底,兩款國產PD-1抗體藥物獲批上市,填補中國藥企在這一熱門領域的空白。在此之前,國內的PD-1單抗市場,完全被百時美施貴寶的“O藥”和默沙東的“K藥”壟斷,而終結這一局面的君實生物與信達生物,放在一眾國內醫藥企業中仍屬“年輕”,未來發展可期。

“新玩家”的異軍突起或與“新資本”關系頗大。2018年4月,經過近五年的醞釀,這項被業界稱為“香港市場近25年來最重大的上市機制改革”新規最終落地。新規對生物科技領域略有“傾斜”,允許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。

隨即,歌禮生物、百濟神州、華領醫藥、信達生物、君實生物五家有著海外背景的明星藥企先后選擇赴港申請IPO。得益于新融資手段的推動,這類高舉高打的新藥研發公司將國產原研藥的水平大幅拉高。

百濟神州總裁吳曉濱認為,中國制藥和國際制藥的差距,如果按照原有的速度,在小分子藥物的較量上還需二三十年追平,大分子藥物則相差約十年的發展。“而這是過去的東西,”吳曉濱說,“按照中國現在的速度,三十年的差距只需十年,十年的差距或可只需五年。”

中國藥企的高速進階離不開“新政策”與“新技術”的加持。近些年,NMPA不斷簡化新藥注冊流程、強化專利保護,以及探索“AI+藥物開發”技術,中國醫藥研發已漸入快車道。

“新藥發現、預測藥物關鍵性質,以及藥物開發后期流程的優化,人工智能算法在這些環節都有不小的發揮空間,這在很大程度上實現對新藥研發的控本增效。”晶泰科技CEO馬健表示。

除在研發階段,互聯網、大數據等技術沉淀,也給醫藥電商的高效和精準營銷提供可能。接受億歐大健康采訪時,康愛多總經理焦元寶以自身的發展經驗舉例:“2017年,康愛多就已經完成線上線下全渠道布局。這個過程積累下的4000萬患者端數據與資源,一方面能夠更好地服務病患,另一方面也為后續的業務拓展打下基礎。”

醫藥電商也好,新藥研發也罷,模式與技術的更迭,只是中國醫藥行業漫長發展史的幾個分頁符。在新的商業變量到來時,進擊的中國藥企能做的是把握好機遇,在一次次醫藥行業的角力賽中,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文|億歐網(微信號:i-yiou)

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,請關注公眾號“曉說通信”(ID:txxxbwz)

0

一周熱門

赌场六肖公式规律 时时彩怎么玩才赢 快乐时时走势图 北京pk拾赛车开奖直播 时时彩胜率最高的买法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 时时彩后三组选包胆技巧 短信验证领58彩金 大地网投官方网站 kk娱乐平台注册链接 pk10赛车计划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