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场六肖公式规律|扬红公式规律网址
te
覽潮網> 原創> 996大討論背后:生存和生活,這是個問題

996大討論背后:生存和生活,這是個問題

996

覽潮網4月16日訊(本網記者  杜峰)最近,“996”工作制持續刷屏網絡。馬云等大佬持續發表觀點,更是將其引向了新的熱度和高度。在這場全社會的大討論中,你會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:支持“996”的往往是老板們,他們一邊說不會強制員工“996”,一邊表達觀點:“996是巨大的福氣”、“每個人都必須有拼搏精神”,而反對“996”的人則多為普通員工,吐槽“工作996,生病ICU”,一場關于奮斗和生活、工作與健康的討論,引發了人們的共鳴。

互聯網大佬激辯:勤奮VS耗時間

996工作制近日火了(早上9點到崗,晚上9點下班,每周工作6天)。該話題肇始于全球最大的社交編程及代碼托管網站GitHub上,一群程序員發起了一個叫做996.ICU的項目,希望理性探討,短短幾天內,該項目獲得大量程序員的關注和支持。

據不完全統計,目前至少有80多家互聯網公司被指實行"996工作制",其中包括華為、阿里、螞蟻金服、京東、百度、騰訊、小米等一眾互聯網公司。

互聯網巨頭紛紛對996工作制發聲,更是將996被推上了風口浪尖。

馬云近期以來三次談論996。

4月11日,馬云在阿里巴巴內部交流活動上談到了對“996”的看法:“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,很多公司、很多人想996都沒有機會。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996,你什么時候可以996?”

4月12日,馬云在《為996辯護,但向奮斗者致敬!》一文寫道:任何公司不應該,也不能強制員工996;阿里巴巴從來也都提倡,認真生活,快樂工作!但是年輕人自己要明白,幸福是奮斗出來的!

4月14日,在《再談996:理性討論比結論更重要,周末愉快!》文章中,馬云先表示,自己在發表上一篇關于“966”的文章前,就被人勸阻過稱這是在自毀”形象”,而對于網友的回應,特別是“罵貼”,他個人也表示理解。

接著,他表示,在一個強制996的企業工作,既不人道,也不健康,更難以持久。同時又強調,“996對不對”,法律自有規定擺在那里,這個問題并不是關鍵。找到喜歡的事,不存在996這個問題;如果不喜歡不熱愛,上班每分鐘都是折磨。

無獨有偶,近來處于輿論漩渦的劉強東也加入了辯論,劉強東稱,京東永遠不會強制員工995或者996,但是每一個京東人都必須具備拼搏精神。劉強東自稱能做到8116+8,即早八點開始,工作到晚上十一點,一周工作六天,周日工作八小時。

劉強東舉例自己曾經創業時期的艱辛,在朋友圈亮出《地板鬧鐘的故事》一文,直言:“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!……我是要為18萬兄弟背后那18萬個家庭負責,還是要留下那1%混日子的人,向他們負責?我沒有選擇余地!”

與馬云和劉強東賦予996勤奮、拼搏的光環相比,當當創始人李國慶、OPPO副總裁沈義人等直接站到了反對陣營。4月12日,李國慶在微博中直言:“一批老板倡導996……我堅決反對。”

“為提高國際競爭力和企業競爭力,我贊成擼起袖子加油干,那是實干、巧干、苦干,不是低效率的耗時間。”李國慶還列出了六大理由。他提出:“每天不算路途,11小時工作時長,那戀愛、家庭、社交無暇,而這是生活的目的,還是為工作高價值的調節,正是一張一弛啊。”

李國慶指出,每周在家辦公一天,對文案,編輯很有效。不坐班,彈性工作時間都更適合一批工種。

隨著關于996工作制在互聯網上引發熱議,4月14日下午,360公司董事長兼CEO周鴻祎也談到了自己對于“996工作制”的觀點。周鴻祎強調:“996一定是自愿的……但朝九晚五一定發不了財。”

周鴻祎贊同馬云關于996工作制的論述,認為都是創業者,做的都是創造性活動,一個設計花40分鐘和4天做出來的結果是不一樣的。

周鴻祎認為,996是一種市場行為:“勞動法沒規定一定要給人發股票,大家知道互聯網公司員工都是靠拿股票掙的錢,我沒聽說過都是拿工資掙的錢,我認為996是一種市場行為。”

有芯片公司副總裁也表達了相同的看法:如果想要高薪,就要對得起高薪,如果不在乎,可以選擇穩定但相對低薪的工作,這是市場經濟的行為。

網友:996不能強制和免費

在中國,加班文化一直非常盛行。特別是在一些互聯網科技公司中,“996”更是一種普遍現象。毫無疑問,馬云的觀點不能說不正確。馬云說這些話出發點是好的。“想要獲得成功,就必然得先付出”,但不少網友仍然評論認為,馬云是在偷換概念,把“996”描述得過于理想化了:

@ 益達不加糖:偷換概念了喲,為事業奮斗的科學家,和為企業主的事業奮斗的普通員工,非要劃等號嗎?

@ 甄kat:您說的太理想化了,不是每個人都能找到為之奮斗甚至獻身的工作。

不過,有部分網友表示認可“996工作制”:

在諸多評論中,有相當大部分網友認為,“996”沒有問題,但不能免費加班。甚至有人算了下:年薪20萬算下來時薪才50元,性價比與年薪10萬的955(朝九晚五一周上五天班)并無區別。

有IT從業者坦言,“主動996和強制996不一樣,主動996可以收獲很多。”這位從業者經過一輪循環:在上一家公司,他從主動“996”,到被動“996”;離開公司后接私活,還是要加班,又變成了主動“996”。

也有IT業內人士指出了行業現狀,做“碼農”幾乎沒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,996已經是最基礎的情況:“個人看來,長時間的加班肯定是不合理的,但這已經成為了行業內不爭的事實。在不換行業的前提下,很難改變現狀。”

某車聯網創業公司負責人:雖然沒有要求員工996,但是在必要的時間,還是希望員工能夠接受加班以及有創業精神和準備。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適合我們公司。

就在996爭論得不可開交之際,各大央媒都已在此事上站定了立場。

4月7日,央視就在節目中指出指出:“996”這個工作時長,不管是否有加班工資,都已經違反勞動法了!

4月14日,《人民日報》也發表評論《崇尚奮斗,不等于強制996》指出,進行理性分析前,需要在價值觀層面澄清一個誤解,即對996有爭議,并不是不想奮斗、不要勞動。

這與有些互聯網員工的觀點不謀而合:“我們不想讓公司認為996、乃至徹夜加班是件應該的事情,不加班就是懶惰、不勤奮的一群人,如果這樣付出就變得沒有價值。”

996需要平衡付出與回報

“996”并不是一個新話題,“吃得比豬少,干得比牛多,睡得比狗晚,起得比雞早”,中國職場人如此調侃自己。

之所以現在引起熱議,或與互聯網紅利消失有關,背后是暗潮涌動的互聯網裁員潮。此前,58同城的“996工作制”也被員工爆料是“變相裁員,逼員工辭職”。近日,京東也被爆出取消快遞員底薪以及背后的裁員危機。甚至有人直言:“按時下班的互聯網公司今年都死了。”

作為工作制的996,肯定是非法的,《勞動法》規定,“國家實行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八小時、平均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四十四小時的工時制度。”《勞動法》旨在保護和平衡勞動者和企業的權益,期望做到既保護勞動者身心健康,也避免過勞導致勞動事故。

實際上,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,2018年7月份全國企業就業人員周平均工作時間為46小時,比上月增加0.1小時。武漢科技大學勞動經濟研究所曾發布一份職場調查報告則顯示:12.9%的人平均周加班時間超過10小時;53%的勞動者有時或者經常在深夜仍然工作。

而來自瑞銀集團的調查顯示,在每周工作時間最短的國家和地區中,即便是排在第17位的倫敦,也只有33.46小時。

過度加班員工幾乎沒有個人休息和家庭生活時間,對于自己的家庭關系和身心健康都有不利影響。據《金融時報》報道,工作過度會對員工的身心健康產生影響。每周工作超過55小時的人中風、患冠心病的風險高于每周工作35-40小時的人。

過度加班也會誘發更多的跳槽現象。根據某招聘平臺發布的《2018年年輕白領跳槽調研報告》,35.8%的年輕白領正在考慮換工作,這其中,加班現象比較嚴重的計算機/互聯網/通信行業也屬于高頻跳槽的行業,工作不到一年就跳槽的頻率高達33.3%。

實際上,正如網友施海鷹所言:996本身的好壞是相對的,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業在不同的階段會有不同的選擇。對于年輕人來說,在沒有資歷、沒有背景也沒有能力的情況下,適當“996”,在工作中磨煉自己,可能給實現未來的理想生活,儲備更多底氣。但以犧牲健康和幸福為代價,這種“奮斗”是不可能被認可的。

同時付出與回報也需要平衡,吃苦的前提是自身合法權益、待遇得到充分保障。目前一線互聯網公司的薪酬結構大都是“打包的”,即工資結構中沒有明確基本工資和加班工資,這也是導致996工作制引發爭議的重要原因,沒有相應的回報,加班是一件痛苦的事情。

從企業的角度來說,應該樹立結果導向和效率導向,糾正依靠增加員工加班時間、壓低員工工資水平發展的錯誤觀念。努力與加班并不能劃等號,即使有些需要加班,公司也要有相應的政策措施,讓企業發展和員工幸福之間得到優化才是健康發展的長遠之計。

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,請關注公眾號“曉說通信”(ID:txxxbwz)

0

一周熱門

赌场六肖公式规律 2019年生肖合数单双表 重庆时时彩必中规律 任我赢智能投注系统 七星彩解诗网一琼粤最大论坛 领航pk10计划软件下载 北京pk10怎么玩 后三组选包胆 mg游戏官方网站mg账号中心 公式算单双 三公棋牌游戏